四月將盡見了底,桐花將落未落之時,槐花跟腳而至。
黝黑嶙峋的槐樹枝幹,葉子一寸寸的厚了,那花兒先是有點淡綠,含著苞,矜持的鎖著一抹春色。怎麼鎖得住啊ips 整容,春風輕輕拂過,便開了個春潮洶湧。那香氣是裹不住的,在風裏,十裏槐香,一下子便勾住了饞癢癢。
我是喜歡槐花的。素潔清雅,不染濁色,不招搖,卻把空氣都染了淡淡的香,何須千尋,只沿著暗香縷縷,過了流水小橋,穿了青石小巷,冥冥中,便遇了ips 整容
於花,我從不捨得染指,怕是我的一身俗氣汙了花魂,只遠遠嗅著。唯有槐花,每每總抵不住它的誘惑,眼看著一串串的花就要收不住了,要開了,便搬了小凳子,拿來藤編的籃兒,挎在臂間,一朵朵擼下來,哪里用得著清洗擇選,順手放進嘴裏,那香,便真的暗香浮動了。
記得小時總喜歡摘了槐花,清水過兩遍交給媽媽,然後一邊靜靜候著。看媽媽把花沾了白麵,手底三兩下捏成一個個小山樣,齊整整地擺在籠屜上,抽了木柴,隔火蒸個一二十分鐘就聞到槐花清雅的香了,那香氣繞啊繞,撲了鼻,直往饞癢癢裏鑽。
住了火,鍋蓋掀開,花,依然還是一朵朵將開未開模樣,卻更見飽滿。趁著熱騰騰拿起一個,未入口先是醉了,輕輕咬下去,唇齒之間香滿魂。一直都是喜歡 這樣最簡單的吃法,雖然還可鍋底鋪油煎成花餅、可作以調味料涼拌、可添了肉餡包成水餃,我卻全都不喜歡。槐花總是素潔的,在我心裏沾不得一星半點油腥。素 便素著,還她潔來還她去,如此,也就許她一素到底吧雪纖瘦

2319

樓下,街角,書店。

寢齋的樓下,熙攘街角,知一書店。

小憩的時光,躲進安靜的一隅,聆周向榮醫生聽著緩緩的節奏,翻聞著一頁一頁的清墨飄香的味道,似乎在與靈動的文字間彼此的呼吸,如若放縱的靈魂在無際的天宇間飄蕩。亦或將所有的嘈雜靜於心止,便是一種投入的忘卻。

常常地感動。那人、那事、那情、還有那愛,生命的篤定,活著的淋漓,只用文字詮釋,感動別人Dream beauty pro 脫毛 更是感動自己。在悄然流淌的歲月中,去凝重心靈中的禪淨。那便是哭著、笑著、活著。如若飄零的秋葉,依舊紅的那般燦爛。

一個情節,一段音樂,一行文字,一瓣落雪。就在這不經意的時候,總是浮現著你嬌美的身段,如影隨形,婀娜著別樣風姿,共鳴了一腔勃然的澎湃,模糊了那一季的燦爛。只有飄散的幽香,肆虐出了彌漫的久遠。

越是想要忘記,卻是越來越清晰。不知道,是你附在了夢中,還是夢中有你在糾纏。撕裂的記憶,時而升落,時而砰然,只留下一曲含香的弧線。

你聽,琴瑟洞簫的哀婉之中,你若在。你看,紛揚落雪的剔透晶瑩,你若在。你嗅,素潔菊花的淡雅清香,你若在。於此,是你,攪了一世的清思,是你,擾了半生的夢魘。

原本,要將那虛周向榮醫生幻的塵封,連同揉碎的記憶一起煮沸,曼妙在點滴時空裏的濕潤,一點一點地蒸發,絕塵與似曾的浪漫。

但是,晾乾的文字裏,卻潤澤了無盡的靈感,躍然於紙,凝固與心。情切切,聲聲慢,長袖曼舞吟闕婉,且回首,無盡是依然。

那是我夢中為你落泣。

臨窗望,肆虐的寒風卷走了樹枝上的殘葉,破敗的灰蒙蹂躪了所有的斑斕。不忍視睹,且罷,淒冷散劫場。就在這樣的哀婉中祭拜一紙空廋,墨染成血,肆無忌憚地落泣,又一季的悲涼。

不期而遇的邂逅,繾綣了流芳的荼蘼,抽搐著噴湧的幻覺,溫柔著褪色的傷痛,纏綿出一道又一道的情痕,卻是須臾。

從此,你成了一個細節,一處芳菲,一杯香茗,一曲哀傷,無時不在,無時不有,伴我左右。

從此,總是把人世間最美好的情愫,掩映在垂涎的鼾聲之中,冥笑著浴火重生的絢爛,一夢照三杆。

其實,文字永遠蒼白,水與火的纏綿,透徹著有花無果的倪端,歡樂痛苦誰人懂。寂寞的時候,世界為你而泣,嗚咽著三絕題帕。高興的時候,沐春風,君自酌,甘苦淒涼誰人解。

忍罷朋輩成新鬼,眸向紅塵覓香顏,蝶翩飛,絕塵鸞,卻在燈火闌珊。

那是你潸然與我的夢中。

樓下,街角,書店。

寢齋的樓下,熙攘街角,知一書店。

又一個凜冽的日子,那一隅。靜靜地聽一曲《追風的女兒》清殤。在文字的墨香中尋找,清淡如素,顰眉凝香的你,我醉了,鼾若垂涎。

夢在,愛就不遠。

1759

當然,我並不懂咖啡和音樂,我迷戀的只是那種味道。

飄溢的咖啡濃香,流淌的低吟輕唱,心事如午夜花開無聲,靜謐中只有翻動書頁的嘩嘩,或者輕敲鍵盤的滴答。思緒和感念象陽光下透明的蛛絲網,輕薄,透明,絲絲縷縷,佈滿心的空間。能承載什麼呢?或許只有輕微的迷惘,些許的懷念,如蜻蜓立於荷花般,做一時停留,慰片刻心歡。

於是,我是如此喜歡被咖啡和音樂浸淫的此刻,可以披想像的翅膀,左右你溫情的目光。

黃昏的陽光有穿越的感覺。穿越厚厚的時光塵埃,穿越漫漫的山水溝壑,那裏會有一扇緊閉的門扉,毫無保留為我洞開。現實在這一刻成了虛幻的佈景,置身屬於自已的舞臺中央,盡情隨性,自導自演。

曾經的恣意輕狂,象斷線的風箏,飄向連眼光都無法觸摸的地方。手心尚留一絲餘溫,在咖啡和音樂的撫慰下,在冰冷的手心蘇醒,瞬間又體驗到,和你溫潤的手掌相握時的心跳。喜悅和快樂,如早春的細雨,歡快的灑下甘霖,活潑了流水淙淙,點染了柳綠花紅。

站在充溢著咖啡和音樂的時光兩端,思念成了那只擺渡的船。小小的船艙,盛滿晶瑩透明的情感。淡淡的,真切的,濃烈的,細膩的,敏感的,不經意的??那些點點關懷,絲絲溫情,鑽進不曾設防的心,倔強的嘴角的曲線,向上一彎,變成紛紛揚揚的笑顏。

於是,那些不曾被歲月風霜改變的臉。那些怎麼走都走不完的牽絆。會在此刻,清晰重現。

還是會停下翻動的書頁,用手指劃過張愛玲的這段文字:如果情感和歲月也能輕輕撕碎,扔到海中,那麼,我願意從此就在海底沉默。你的言語,我愛聽,卻不懂得。我的沉默,你願見,卻不明白——無知無覺的,把這段話默默的對你念了一遍再一遍。

並不要什麼回應。其實,那結果一點都不重要。欲醉而未醉,半夢而半醒,我們的心,都清醒地認得來時路,歸去路。

只要在某些時刻,在咖啡和音樂的時光裏,看到你,聽到你,或者,僅僅只是感覺到你,那麼請相信,我還是會在這裏,流連忘返。


↑このページのトップヘ